渠道、数据、技术,谁才是网络信贷市场的决胜因素?

科技向令说 2016年06月15日 17:26

 

 

近日,“让未来发生——第一财经技术与创新大会”在上海召开,“金融科技(Fin-tech)与区块链” 圆桌会议作为重头戏之一,陆金所、蚂蚁金服、飞贷金融科技、万向控股等企业领导参与了讨论。过程中,蚂蚁金服副总裁、首席科学家漆远指出:渠道、技术、数据,是被业界广泛认可的互联网金融三板斧,也是相比于传统金融更有优势的地方。但在互联网金融的细分市场——网络信贷,这三个是否还是优势,谁又能起决定性作用。如今网络信贷已衍生出很多产品,除P2P外,还有蚂蚁金服的花呗、飞贷、微粒贷等等,甚至百度钱包也开放了贷款业务,那谁又能占据优势?

渠道之争,场景重要还是定位重要?

众所周知,互联网信用贷款瞄准的多是中小微企业和个人,飞贷金融科技董事长唐俠在4月举行的GMIC大会上提到,中国有五千万家以上的小微企业,占比99%,个人更不必说,这些主体是最需要信贷服务,同时也是最难获得信贷服务的,因为传统金融寡头既看不到也看不起。传统金融机构之所以“不感冒”,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渠道效率的问题。作为金融产品,借贷需要通过渠道进行开展。传统金融机构的渠道效率较低,这就决定了其客户吞吐量有限,所以他们只有提高单位客户价值方可获利。

而网贷平台恰恰具备渠道优势,因为渠道就是互联网金融平台所构建的各类场景。网贷本身也是积少成多的活儿,互联网虚拟的各类网络则是极好的渠道。但很多网贷平台的获客成本却不低。我们今天暂且不论P2P业务,这里的网贷平台指P2P以外的业务模式,今日以蚂蚁金服、微粒贷、百度钱包以及飞贷为例,前三家依附于BAT,后一家快速成长,从全球互联网大会,到贵阳的数博会,到这次第一财经技术与创新大会表现积极,时常被媒体定义为手机app贷款的黑马。

先说蚂蚁金服系,蚂蚁小贷是蚂蚁金服为小微企业和网商个人创业者提供小额贷款产品(还有说法叫:小微贷、借呗、蚂蚁微贷、阿里小贷等),蚂蚁花呗是蚂蚁金服推出的消费信贷产品,也就是一个面向企业,一个面向个人。蚂蚁金服系背靠阿里巴巴整个生态系统,由软件直接进行放贷,能够应对海量的客户吞吐量,而且这种操作方式的效率远远高于传统金融机构依靠人工进行征信、放贷的方式。和传统银行不一样的是,传统银行把支付作为最基本的盈利点,而阿里的金融帝国是以支付为入口,借由消费者各类购物消费支付场景来实现现金流转,最后过渡到借贷业务上。所以蚂蚁金服的借贷业务是依附于阿里的电商场景,在交易中完成闭环。而且在这个过程中,一笔交易可能产生多重效应,比如每一笔使用支付宝的交易,将为阿里电商和支付各贡献一笔交易,还可能成为借贷业务的一笔交易,从估值角度,一笔交易就可以赚三份估值。这个场景也较为顺畅,但要求不断开发新的场景来扩大借贷业务,这就能解释蚂蚁金服为什么要让已经关门好几年的口碑网再次复活,作为在“衣、食、住、行”频次最高的“食”,口碑复活就是为了丰富“食”的支付场景。

腾讯的微粒贷、百度的百度钱包和蚂蚁金服系类似,也是依靠移动支付场景转移至借贷,只是微粒贷依靠的是财付通及其微信支付,而他们背后恰是以微信和QQ为首的社交帝国,如今微信支付大有赶超支付宝之势。而百度钱包则依仗O2O,百度糯米、百度外卖等成为其主要支付场景,此前有消息说百度O2O有一半在百度钱包上完成交易。如今支付宝、微信支付和百度钱包已成为用户覆盖率最高的第三方支付工具,并呈现出移动支付三足鼎立之势。只是BAT所构建的线上线下场景虽是其他互联网金融公司所不具备的,但其强劲引擎在于消费服务场景,转接到消费信贷较为直接,至于能否顺利嫁接到企业借贷上,一切待定。

 

与BAT场景模式不同的是,飞贷一开始就定位为“手机app贷款”,作为唯一入选美国沃顿商学院的中国金融案例,其最大的特点是只需用手机下载一个APP,5分钟在线完成注册审批流程,瞬间显示你可以贷款的额度,最高30万元,而且随借随还,不收取任何违约金。用他们的话说“飞贷只是一个连接者,一端连接的是银行,一端连接的是用户。飞贷用自己的内控体系,帮助银行对贷款者进行审核,通过了则是由银行向贷款者发放贷款。也就是说,飞贷只是一个通道,一个连接者,并没有碰资金。”目前,飞贷已与四大国有银行中的两家银行展开了合作,正在洽谈的还有若干家大银行。这就意味着飞贷是现有金融体系供求双方的连接者,是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的用户获取渠道,飞贷上每笔贷款的资金来源全部是银行为主的金融机构,这让原本只服务于大中型企业的传统金融机构间接供给了个人。

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渠道逻辑,一种是BAT依靠移动支付的工具属性,在圈住用户后,利用拥有的海量流量不断拓展金融场景,最后过渡到借贷上一种是飞贷定位为贷款用户与银行等信贷机构的连接器,成为信贷机构原有渠道的补充,来承接借贷业务。目前短时间内难分优劣,但可以确认的是:信贷得保证充足的资金源,目前传统金融机构仍是资金的集散地,BAT即便有流量有用户需求,若没有持续的资金支持也得沦为传统信贷机构的渠道。

数据较量,电商、社交数据和金融数据谁更有力量?

再说数据,传统金融机构目前仍受限于个人信用体系的不健全和个人信用信息的分散,网络信贷本质仍是金融,金融的关键在于其风控系统,尤其是信用风险模型的精准度,而数据来源则直接影响了征信和风控体系的准确度。

先看微粒贷,它采用的是用户邀请制,在符合当期授信条件的用户中随机筛选出白名单用户并邀请使用产品,首批也主要以微众和腾讯内部为主。而白名单的建立则依靠的是腾讯多年来积累的社交数据及央行的个人征信数据。腾讯掌握着中国最完善的账号体系,坐拥数亿用户的登录频次、在线时长、社交行为、购物偏好、交易方式、虚拟财产、账户流水等数据,这是微粒贷征信系统的基础,而且在不同的渠道上,额度的评判标准会有侧重。比如,QQ上的微粒贷会更多参考其手机QQ的活跃程度;而在微信上则会更多地参考其微信的活跃程度。如今微粒贷用户只需要一键点击“借钱”,系统会在几秒钟之内判断个人信用情况,并给出一定的额度。

再看蚂蚁金服,它主要依托的也是阿里的电商交易数据,根据阿里巴巴2015财年Q4季度的财报,2015年阿里GMV达到2.95万亿,占据90%左右的网络零售市场。去年双十一,阿里系电商交易额超过912亿元。庞大的用户消费数据成为蚂蚁金服借以展开金融服务的基础。

而作为最大的中文搜索入口,百度不只是信息入口,用户的每次搜索行为也都是一次用户行为数据的积累。此外,移动端的百度搜索、百度云、百度地图、百度糯米以及14款用户过亿的APP甚至百度钱包自身等都在进行数据积累。百度可以借此庞大的互联网数据基础,反映用户人群画像、行为偏好,预测未来征信状况,最终扩大授信范围。但目前来看百度钱包的借贷仍然采用较为传统的审核机制,且条件苛刻,不仅需要身份证、个人征信报告,还需要近6个月工资卡流水,贷款金额也仅10-20倍。

最后说说飞贷,它采用的是互联网化的大数据,据说研究比对了100多家数据源,包括央行征信等,根据可用性、风险性以及毫秒级的计算需要,搭建了由外部机构与自身征信数据库集合而成的风控系统。在此基础上飞贷还搭建了“天网”风控系统,涵盖了“决策引擎系统““智能反欺诈系统”等核心风控模块。据说这一风控黑科技放在全球都是领先的,目前只有飞贷做到了,敢于真正普遍高额度、最高30万额度放款,平均额度也在6万左右,比一般的网络信贷公司的平均授信额度高出10倍。

飞贷的这项黑科技到底如何,响铃不得而知,但从飞贷目前合作的建设银行、中国银行来看,相信他们的专业度已给飞贷的数据结构和风控体系做了一个公平客观的判断。但BAT积累的电商数据、社交数据在金融风控中是否有效目前来看还需等待验证。从国际征信业务发展看,个人以往借贷留下的信用数据才是最有效评价信用风险的数据。美国的三大征信机构收集统计最多的也是借贷征信数据,甚至没有个人消费数据、通信数据、社交数据。王征宇博士曾举例说:LendingClub曾试图将facebook作为数据来源和放贷依据,即社交数据的信用化。但这种方式最终宣告失败,最后只好学Capital One到美国征信局拿数据。所以即便电商社交数据有效,也只会是补充信息,而非支撑信息。况且任何一个信用模型的有效性,都需要至少一个借贷周期来验证。所以响铃也就能理解微粒贷在需要给出额度时为什么还要去调取央行征信数据。

技术PK,人工智能和黑科技会有优劣?

技术或是个无底洞,也无边界,随时可能更新,互联网金融在国外被称为Fintech,中文称之为金融科技。线上获客、大数据风控、理财自动化等各方面都和技术革新息息相关。有人曾经举例,依托数据和技术,支付宝可以将一笔支付交易的成本做到2分钱,而传统银行一般是两三角钱,这正是技术的力量。

目前来看人工智能和区块链是最具想象空间的两类技术。百度最擅长技术,在人工智能技术上早有布局,并正积极尝试将人工智能和互联网金融结合,自然可惠及借贷业务。

阿里依托于阿里云服务,将其作为蚂蚁金服的底层基础,并实现金融应用系统的构建,蚂蚁金服系的借贷自然会受蚂蚁金融云和阿里云影响。

腾讯则以“连接一切”为目标,一直在试图打造开放平台,发挥“连接器”作用,故微粒贷是在多类渠道、流量入口、平台模式下的产物,这连接器背后的技术支持也不可忽视。至于风控技术,据说是飞贷的“核心机密”。飞贷2月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行的发布会2.0上透露,飞贷的风控方法论是部署规则,对规则生成的客户数据进行分析和验证,再根据数据来修正规则参数,以此来提高风控结果。而此前说的涵盖了“决策引擎系统““智能反欺诈系统”等核心风控模块的“天网”风控系统,也是全球各地的顶尖公司、商学院教授考察到访,甚至竞争对手重金悬赏学习吸纳的对象。

但响铃认为,技术就像手艺活,好不好拿出来秀一秀就知道,好马劣马跑一段就知道,经过一段时间,到底谁在裸泳,浪去了就知道。

总之,无论是初涉借贷市场作为行业新秀的百度钱包,还是蓄谋已久的蚂蚁金服军团,抑或是动作不断手里有高歌猛进的微信支付撑腰的微粒贷,还是定义手机APP贷款的小黑马飞贷。他们在渠道、数据、技术上各有优势,比如腾讯用户基数最多可为微粒贷提供源源不断的流量;阿里电商积累的大量消费数据让蚂蚁金服倍有底气;百度在人工智能的布局让百度钱包有恃无恐,飞贷作为连接器在移动app贷款上也有生存空间。

但他们也面临着不同的“烦恼“,比如阿里金融帝国中,支付宝是绝对的核心,蚂蚁微贷和花呗充其量是蚂蚁金服10大业务板块的配角,地位尴尬。飞贷与金融机构合作,本身不向C端用户募集资金,这就需要有足够多足够有实力的金融机构合作。微粒贷虽是微众消费金融的主打产品,但面临着欺贷风险和社交数据以及分析模型有效性的问题。百度钱包正如广告语“做一个能返现金的钱包”一样,把重心放在“返现金”,也就是消费上,那借贷何去何从充满着不确定。一句话,别太依赖优势,别太相信专长,只有充分利用各自的优势和专长为用户创造价值才可能成为“常胜将军”,因为用户口碑才是决定生死的变量。

脑力手艺人曾响铃 微信号:xiangling0815

 
 

推荐文章